la campanella

又懒又废,眼高手低,脑洞清奇,微腐,黑瓶黑,冷CP专业户

最后在柳烛的小医馆前停下来,已是夕阳西下,日暮黄昏,狐一下子就从门缝中钻了进去。大概是重伤初愈后仍是虚弱,白吟竟有种虚脱之感,只觉天旋地转,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知了。
又不知过了多久,他才缓了过来。还是觉得四肢乏力,几乎连起床的力气也没了。
“醒啦?”似乎是柳烛的声音,她伸出手在白吟面前晃了晃。
“是,”白吟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我不吃了,没力气。”
“对不起,”她忽然低下头冒出一句,“我没有管好狐,让它逗你追着跑,害你伤口又裂了,抱歉。”
白吟才明白这种眩晕是伤口破裂失血造成的,看柳烛这样,又不好意思说什么。
“对了,你起不来。那个,我喂你吧。”少女的脸颊又泛起了红晕,头更低了。
他含糊地应了一声,便任着柳烛将他扶起。柳烛用一只小羹匙舀饭菜,一勺一勺地送入他口中,动作缓慢而细致。只是从头到尾,她的颊边一直嫣红,胜施胭脂。
见她如此,白吟简直想哑然失笑。他又不由自主地想到白翰,要是她看见自己这副弱气模样,还有身边这个动不动就害羞的女孩,不知会笑骂成个什么样呢。
“白吟。”女孩的语气有点郑重。“你走神了。”
“呃,有什么事吗?”他笑得有些勉强。
“那好,我再说一遍。你的伤口我重新做过处理,那个药有一点忌讳,就是要在用药后一个时辰才能睡,你现在再困也只能忍着。”
“哦,”白吟也学着她,用那种严肃的语气说着,“鉴于你今天喂我用餐的恩情,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。”
柳烛收拾着桌子,毫不关心地说:“鬼故事吗?很无聊。反正我也只是监督你别睡了而已。”
他叹了口气:“不是,是真的,不过可能比较残忍,将就着听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