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 campanella

又懒又废,眼高手低,脑洞清奇,微腐,黑瓶黑,冷CP专业户

cp问卷-悲伤又绝望的时刻

悲伤又绝望的时刻

白吟沿着破败的街道向城楼走去,他走的很慢很慢,像是不愿看见什么。而右手的三根指头却紧紧捏着腰刀的刀柄。
他登上了城楼,步履沉重。
还是看见了那个不愿见到的身影。柳烛,或说是反贼陆续,站在渐落的夕阳里,一身戎装,背上背着长弓,腰间悬着短刀。她转过了身来,高高梳起的长发飘扬,一双大眼睛如灿然的星,凌厉的目光射向他。
“你现下什么都知道了吧?”
【卧槽卡壳了,妈蛋卡了十天啊!!】
“是,”白吟的声音压抑而低沉,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
陆续轻哼了一声:“何必明知故问呢。”
“我只是很疑惑,你截留了我的机械鸽,为什么你没有在信里动手脚?或是直接截下信来?”他抬起眼来,与她对视,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,握紧了腰间的长刀。
陆续避开了他的眼光,“因为你选择的攻城时间,真是,巧妙。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还记得刚到空城的那一夜吧,到今日,恰好是一个月。”
他的脑海里回闪过那些血腥的景象,暗夜里,血光如浓墨挥洒,那一双双幽幽闪烁的兽眼,一声声凄厉的嘶吼,像是梦魇般袭来。
“你,你是说,今晚,那些魔物还会再来?”白吟有些失态,语音都变了,他的背后冷汗涔涔,连自己这等武功都要重伤,那些不会轻功的武职便只有坐以待毙的份了,就算仗着人多能撑一阵子,也是凶多吉少。
“是的,你总能猜中。”她在竭力保持着镇静,“这也是我,给你的选择。”
随后便是意料之中的,长长的沉默。太阳在西坠,天边的云像是镀上了金子般耀眼,陆续别过头去看那仿佛燃烧着的天空。
而白吟直直的瞪着她的背影,眼神几度变幻。他很清楚,不可能杀了陆续,就算他下得了手,恐怕也只是两败俱伤的下场,毕竟陆续可是曾与他并称“联珠合璧”的人。但他还有机会救他的属下……
陆续幽幽地开口,语调极轻:【额呵呵,又不知卡了几天】“你还记得之前与我说的,那个械人与傀儡的故事吧,真像啊,不管是对你,还是对我而言……”她也不管白吟有甚动作,就这样絮絮叨叨地说着,一反平日温柔沉默的模样。
白吟此时心中正是天人交战,也无暇细听她自顾自的说话。
自己真能像当初说的一般,抛下所有带她远走高飞么?白白地送掉那群相随多日的属下的命?
是的,那群人的命并没有多重要,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,毕竟多年征战下来,自己早已对死亡麻木了。
提到死亡,他忽然无名火起,直欲冷笑出声。陆续也算是他的半个杀师仇人了,即使不是她亲自动的手。况且又对他如此欺瞒身份,怕是并不信任他,虽然相爱,却不交心,真是可笑至极。
想到此处,白吟不由得向她瞥了一眼,只见她也不言语,牙关紧咬,身体微微颤动着。
“若是我当真与你远走,你能向我保证永远伴我身侧么?”白吟道,话甫出口,他便有些后悔。
“我不能,”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,而后又磕磕绊绊地补上几句解释,“那个,我,还有,师父的重托在身,但是,若你,要我陪伴,我……”未及语毕,已是双颊红晕,现了小女儿娇羞之态。
白吟却如被一桶冰水浇下似的,心中沮丧又伤痛,打断了她的话:“陆姑娘,我已知你所想,仇人之间,自是不合在一处的,也不怪你为难。”
陆续登时气结,杏眼圆睁,“你是什么意思?恨我犹豫优柔?还是本就对我无真心?”
“怕是你误会了,”他叹息,“只是,只是,恐我与你再不能相见。”
她如受重击,眼前一黑,满心冰冷,几欲晕去,说不出一句应答的话来, 双目发直。浑浑噩噩地放白吟出了城门。

白吟在夕阳的余晖中狂奔,什么都不敢再想,害怕自己一回头便要反悔。
陆续站在城楼上,泥塑木雕般怔怔地望着那道远去的沙尘。
倏地,她仿佛大梦初醒,突然动了,随即拈弓搭箭,瞄准了那条人影。在那一瞬,她的神志清明得可怕,也冷静得可怕,双手稳得出奇。
没有太多的思考,狼牙箭呼啸着离弦而去。
虽在奔跑中,白吟仍是听到了劲急的风声,下意识地急偏身子,但还是迟了,长箭透体而过,霎时鲜血四溅,他也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。
白吟拼尽全力地转过头,望向城楼上的人,眼神中满是不相信的惊疑与,绝望。
血液仍在汩汩流出,眼前有些模糊了,身体也不像自己的,他不顾一切地胡思乱想着:这就是你师父的重托啊,阿烛,对我真狠哪……
他最终颓然地合上了眼。
与此同时,陆续几乎浑身瘫软地坐倒,抛下了弓,她再也止不住眼眶中的泪水,以手掩面,呜呜哭泣起来。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,也许又做错了,但已经没有人会来告诉她。
满月升上来了,魔物还没开始活动,这时仍是一片静寂,仿佛天地间只有她一人,孤独一人。






评论